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香消玉殒

香消玉殒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0-19 00:00 阅读:

  引子

  阳光暖融融的照在青翠欲滴的草地上,牛玉仁和玛丽娅躺在草地上把二十年来积攒的甜蜜聚集到舌尖,向着对方喉咙分泌着甘甜,忘记了时间、地点,好像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直到玛丽娅再也不能自持,燥热的解开束缚她的上衣、胸罩,露出洁白如玉的酥胸,还有躺在酥胸之间的麒麟玉佩。牛玉仁顾不了多想,饿狼般的与玛丽娅融合于一体。

  缱绻缠绵后,融化在一起的两个人重又凝固成个体。牛玉仁跪在那里,粗粗的喘息里清醒了许多:玛丽娅的麒麟玉佩怎么和欧香菲的一模一样啊?她是谁?真令人费解啊!

  远处树上的小鸟们在叽叽喳喳的筑着巢穴,两只蝴蝶绕着他们飞舞。牛玉仁和玛丽娅边回味着刚才的甜蜜消融,边慢悠悠的穿戴整齐后,一起登上太阳能飞碟,飞碟一会儿直窜蓝天,一会儿飞驰在宽阔的草原,一会儿又在波涛汹涌的大海出没,尽情发泄演绎着刚才在草地上的肆意狂妄。牛玉仁不想探究欧香菲与玛丽娅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会破坏刚才的亲昵幸福的氛围,牛玉仁自我感觉驾驭世界的荡气回肠的欢乐!

  一

  牛玉仁和欧香菲都是欧洲考古研究生院考古专业研究生,牛玉仁早欧香菲一届毕业。相别的场景时时映现在牛玉仁脑海:欧香菲金发碧眼,凝雪肌肤,温柔性格,是人见人爱的女孩,也是低调保守的女孩,求爱者如云,她只爱牛玉仁一人,任谁也难插足于他们中间。相恋四年,临别那天在鲜花飘香绿树成荫的公园里,欧香菲和牛玉仁忘情的吻着,融为一体难舍难分。临别,欧香菲将贴于酥胸的麒麟玉佩解下给牛玉仁戴上,梨花带雨的说:“等我,麒麟保佑你平安顺利,一年后我去见你爸爸妈妈,你再还我麒麟玉佩哦。”

  牛玉仁把自己研制的微型考古仪送给欧香菲:“我爸爸妈妈在火星值班,一年后正好回来,我等你。”

  牛玉仁的爸爸牛力、妈妈英华三年前就去火星防御阻止行星撞击地球活动。他们力图改变一颗撞向地球的小行星轨道,如果改变不了就实施激光炮击碎的办法保住地球。牛玉仁的哥哥牛玉良在水星宇宙作物研究所工作,他研究如何从作物营养中摄取长寿基因。

  依依惜别的泪水里掺杂着甘甜与酸涩,等待与期盼。牛玉仁驾驶着太阳能飞碟在蓝天翱翔、在森林穿梭、在大海颠簸。六个小时后回到自己的圆篷家。

  牛玉仁感觉热,调节了一下袖口的纽扣,身体舒服了许多;墙壁的影像播放着爸爸妈妈传回的工作实况。牛玉仁喝水的功夫,机器人保姆从无土栽培室采到青菜,在植物面粉合成室盛了一碗面,做好了青菜面粉汤,端到牛玉仁面前。

  饭后半小时,牛玉仁站到高速运动器上,手、脚、颈、腰协调活动着在圆蓬房间转圈。活动结束,牛玉仁从兜里掏出影像手帕与欧香菲、爸爸、妈妈、哥哥分别进行了对话。

  二

  4014年8月,牛玉仁被聘到日光部落月光片区星光考古公司从事考古工作。对考古有浓厚研究兴趣的牛玉仁一面醉心于考古,一面痴迷的等待自己的恋人欧香菲的归来。

  牛玉仁上班的第一天就有收获:野外勘测到一处两千年前的古迹,古迹面积在六十六万平方米左右。考古机器人谨慎挖开,里面杂乱无章的堆放让考古人员无法很快辨别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古迹。按照习惯分了三坑。经考证,一号坑是古人建房产生的瓦砾、砖石、水泥等,这个坑顽固坚硬;二号坑是古人用的塑料纸、废旧衣物、电池、生活用品等,这个坑琳琅满目五颜六色;三号坑是古代企业生产的废渣、废料等化学垃圾,散发出轻微的刺鼻味。三号坑东五百米有一条宽约一百米的河床,河床污泥深两米,陷入污泥里已腐烂的鱼虾、螃蟹、蟾蜍等生物遗骸,考证是当时在污染水质中窒息死亡!经过三天三夜的采样分析判断,考古公司得出结论:这是两千年的垃圾填埋场,无考古价值;那条小河里的生物遗骸腐烂的残缺不全,提取不了有用的DNA,也无考古实用价值。

  考古公司指派牛玉仁用三天时间,处理掉这些垃圾和河床污染的河泥。晚上,牛玉仁用影像手帕把三天来的考古发现转发给欧香菲,而后请教爸妈对古垃圾的处理办法。第二天,牛玉仁带伙伴杨天、吕海从自家庄园里开来三台大型垃圾转化器用六个小时将垃圾转化成沃土,第六天六十六万平方米的地方露出绿油油的小草。

  牛玉仁使用的垃圾快速转化机械是爸爸、妈妈上次在火星上带来材质研制出来的,垃圾快速处理法很快在影像手帕传开,欧香菲给牛玉仁发来“意念”,并极尽传播点赞。“意念”是两千年前“微信”的升级版,比微信宽泛、快速万亿倍。

  同事对牛玉仁依赖父母成就而扬名嗤之以鼻,甚至在工作中故意制造难题挫伤牛玉仁积极性。牛玉仁明白,成绩面前决不能孤芳自赏,否则处在孤立地位很难成就事业;戴在胸口的麒麟玉佩也在提醒着他:欧香菲在热情的鼓励,虔诚的祈祷,别人的冷颜、阻扰根本不算什么。牛玉仁善解人意的协调着同事关系,认真严肃的对待着工作。

  三

  牛玉仁名声鹊起,成为全球年轻人的粉丝。方圆部落三角片区的玛丽娅痴迷的盯着有关牛玉仁的影像介绍,点滴不漏。玛丽娅是旅游研究专业毕业的研究生。对牛玉仁的帅气、大度、能干羡慕佩服的一塌糊涂,她与牛玉仁“意念”联系了几次,更翘首期盼着带团旅游归来与牛玉仁面见详谈。

  4015年暮春,牛玉仁的曾祖父去月球游玩回来的第二天,遵照父母安排,牛玉仁周末驾驶飞碟去为曾祖父过二百六十岁生日。带旅游团的玛丽娅上门征求旅途意见,正遇牛玉仁和曾祖父及亲朋欢快簇拥的生日宴,曾祖父让牛玉仁出门迎接贵宾玛丽娅。

  “欧香菲!”牛玉仁见到玛丽娅后几乎喊出声。尽管两人在影像上都已相见,并“意念”了几次。但是面对面的玛丽娅和牛玉仁还是激动地心跳加速,门口相遇四目相对,相见恨晚之情油然而生。酒桌上推杯换盏,情切意浓,玛丽娅微热脱去外套,低胸的衬衫里半露出麒麟玉佩,牛玉仁盯着看了会笑着说:“这么巧,你也带麒麟玉佩啊。”玛丽娅端着酒杯醉醺醺的回答:“你也有吗,那说明我们有缘分啊。”

  酒宴结束,众人散去。曾祖父留下牛玉仁和玛丽娅:“你们可以相爱,但不到六十岁不准生孩子,这是我们生存长寿的法则。现在人类寿命一般在四百岁左右,环境好,素质高,人口密度小,是主要因素。”牛玉仁笑了:“我女朋友在读研究

#p#副标题#e#

  生,我和玛丽娅只是情投意合的朋友,您别先打预防针啊!”曾祖父哈哈大笑起来:“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我当年也像你回答的这样回答我曾祖父的。曾祖父今年三百八十岁了,身体还很健壮!”玛丽娅语无伦次的说:“我知道他,他身体很好,环月旅游,他去年还,还报名参加的。”

  那晚玛丽娅与牛玉仁双双坠入爱河,第二天,痴情的爱河水淹得他们精疲力竭,不能自拔。

  玛丽娅的出现填补了牛玉仁离开欧香菲的空虚,怕影响欧香菲学业,在每晚的影像聊天中牛玉仁没把遇到玛丽娅的事告诉欧香菲,他只是再次询问欧香菲是否有姐妹,因为牛玉仁感觉玛丽娅一定和欧香菲是姊妹,可是欧香菲回答令牛玉仁猜测落空,欧香菲只有一个弟弟,而玛丽娅是独生女。牛玉仁不想为此伤脑费神,一切凭缘分发展,女性基因的耐存活能力,决定了现在的女多男少,等欧香菲毕业,看她俩怎么选择吧。

  四

  五月,玛丽娅带的旅游团回来,刚走出飞碟,牛玉仁便不顾一切的在众目睽睽下与玛丽娅紧紧拥抱相吻。牛玉仁拉玛丽娅进到碟场休息室,迫不及待地想进一步与玛丽娅亲近,玛丽娅边阻止边神秘的告诉牛玉仁:“据预报,亚洲东南部明天下午两点有七点六级地震,我们快把家搬到那里体验一下百年不遇的刺激吧。”牛玉仁坐到床沿悻悻的说:“我以为什么消息呢,地震纵横波我体验多次了,有什么好刺激啊!”稍停一会牛玉仁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说:“不过我体验的都是五级左右的,这么大的地震还没体验,那我们现在就驾驶圆蓬家飞过去。”牛玉仁把驾驶圆蓬的影像用手帕传给了欧香菲,他盼望着欧香菲能和他还有玛丽娅一起体验这样的刺激。

  第二天下午两点,七点六级地震像如约而至似的来临,圆蓬翻滚、弹跳,圆蓬里面安装了平衡转轮,无论圆蓬怎么翻滚弹跳,里面的物品始终是站立着,就连桌上茶杯的水都洒不出一滴。

  寻找震动颠簸刺激的牛玉仁、玛丽娅和众多体验着都是系着安全带站在圆蓬伸展的体验板上。他们尖呼惊叫着,享受着地动山摇、翻江倒海般的荡涤、刺激!高喊着:“地震啊,我们接受你的震动,再猛烈些吧。”

  慢慢的震波一次比一次弱小,最后停歇。牛玉仁牵手玛丽娅走下圆蓬体验板,向风光秀丽的山涧走去。在山涧平坦处,他们摊开纸包装盒吃完野餐,将所有垃圾重新装到包装盒,按了盒子旁边按钮,包装盒瞬间融为泥土。

  两人相互依偎着望前走,一道裂缝引起牛玉仁极大兴趣,他把影像手帕撇到里面,一会儿影像传到他手腕影像板上,“啊!里面是一座城堡!”“城堡?这地方怎么可能?”玛丽娅有些吃惊了。

  五

  考古公司为挖掘山涧地下城堡设计了多种预案,就连古人遗体保护,DNA提取,甚至做复活实验都设置了多个预案。

  其实这是一座两千年前因地震而沉陷的小城,自动考古探测仪显示:地下楼房坍塌、道路断裂。有的楼房倾斜着,可以推测出震前的宏伟壮观。古人的建筑空间都倾向于长方型、正方形结构,这种不合理的空间在地震到来时,是极脆弱的,很容易造成毁灭性的灾难,大部分楼房几乎粉碎的毁灭就证明了这一点。

  考古机械在小心谨慎中挖掘,小城西南角一座倾斜的楼房是整个考古的重点,这座楼房基本保存完好。初步断定这是一座四层办公楼,上两层当时没有沉没,下两层地震时陷入地下,里面的人黄金救援时间没救出来,办公楼就成了他们永远安息的地方。

  牛玉仁、玛丽娅和周围的人听着考古公司总经理的推测讲解,感觉这次考古意义重大,急切的想知道里面的结果,并把看到知道的都用“意念”发给欧香菲。

  歪斜的楼房上两层空空的,考古重头戏关键在下两层。考古机械挖掘的异常小心谨慎,好像在故意考验每个急切想知道结果人的耐心。

  一天一夜的挖掘,陷入地面的一二层墙壁终于被打开通道。由于地震后土层的隔绝,里面空间形成真空,挖掘时也采取了保护性的真空探挖。两层楼房空间呈现出来,二层楼的档案橱歪倒,办公桌原样立着,地上文件盒、纸张、电脑铺满地面,空调摔在地上歪斜着。有三个人歪坐在一处墙角,手里攥着手机,一副呼救无望的绝望神情;一层楼有两个人半躺门口,两个人相互拥抱着躺在歪倒的档案橱旁,其他办公设备和二楼相仿。看到这悲惨的一切,考古人员震撼了,有的痛哭失声!人们一字排开肃穆默哀三分钟。

  在倾斜楼的西面二百米处,考古人员还挖出了四辆锈迹斑斑的汽车。这些汽车基本和楼房造型相似,都是长方形。牛玉仁通过查影像手帕才明白:汽车上盖呈弓型的是轿车,上面上盖则呈九十度长方形的是面包车,还有上盖前低后高的是越野车。它们都靠燃烧汽油、柴油作动力前行,对环境造成极大污染,还特别容易翻到造成交通事故。

  休息时,欧香菲给牛玉仁发来“意念”:“你们的发现太伟大了!看着古人在相拥中离世,我泪水止不住的流,好好的善待他们。亲,保重身体。”

  古地震现场再现的悲壮,令玛丽娅紧张的发抖,她紧贴着牛玉仁想得到一点慰藉:“古人交通工具怎么不使用圆形的飞碟啊?”牛玉仁抑制不住痛苦酸涩的心情泪水夺眶,边擦泪边颤抖着说:“古人的汽车、飞机就是现在飞碟的原型,没有他们的探索,不可能有现在依靠风力和太阳能安全环保的飞碟。还有他们那时使用的空调是现在空调衣的原型。他们是我们的祖先啊!”

  考古公司总经理命令实施第三套预案,先把古人遗体装到真空箱里,再整理其他物品。

  牛玉仁与玛丽娅相互拥抱祈祷着奇迹发生:“古人能复活就好了,我们能与两千年的古人对话,该是多么值得庆幸的啊!”

  六

  复活试验室里,长期“医治未生之病”的医生们紧张有序的忙碌着,医护人员将经测试发现复活无望的六个古人成功提取了DNA;将皮肤、内脏鲜活,约四十岁左右的古人遗体放入用中草药特制的复活液里浸泡三天,增加水分养分后做复活试验。

  医护人员给古人身体补充了足够水分后,把氧气通入他的鼻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考古人员和医护人员怀着焦虑期盼的心情等待奇迹的发生。二十四小时过后,古人嘴微微张开,护士赶忙喂食早已准备好的营养液;又过了六个小时,古人有了轻微的缓慢呼吸!医护人员和考古代表欣喜若狂,但又极力屏住呼吸不敢发出声,怕惊吓着这

#p#副标题#e#

  位太太太祖级的先人。在外面观看影像的牛玉仁和玛丽娅及考古人人员更是欢呼雀跃,沸腾一片;这一特大消息震动了世界,全球几乎是万人空巷看影像直播;四百岁左右的老人直呼:“太太太祖宗活了,太太太祖宗活了!”

  又是六个小时,古人咳嗽了两声,慢慢的睁开眼,在护士的帮助下缓缓的坐了起来,医护人员们惊喜的脱掉口罩。古人看着头似篮球,眼似乒乓球,臂长一米二,腿长六十公分的医护人员和考古代表,惊异的喘着粗气说:“你们是外星人?”

  “不是。我们是人类,是您的后人。”古人半信半疑的看着围拢过来的医护人员,“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人类自从以车代步后,腿的作用减少,慢慢退化缩短;大脑、眼睛、手臂得到越来越多的使用、锻炼,逐渐的增大、增长。就变成我们现在这样了。”考古专家说着带领众人员齐刷刷跪下,齐声喊了声:“太太太祖宗苏醒,是我辈之幸。”

  古人半信半疑的闭上眼睛,在护士的帮助下气喘吁吁的又昏沉沉的躺下睡去。部落首长指示:“全力以赴保证古人身体康复。”影像传播公司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向全球直播着千年古人的有关情况,全球人激动地彻夜不眠的观看、谈论、猜测……

  第三天,古人吃了些蜻蜓卵、蝴蝶卵、蜜蜂卵和一点在火星培育的火菜,喝了三勺采自月球的甘霖。古人身体看似恢复了许多,全球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会、研讨会、观摩(当然是影像观摩)活动。古人像是有意配合这一活动,说着许多现在人陌生的话语:什么“泥石流”,什么“地震”……等等,人们问他,几乎都是答非所问。第四天古人昏睡一天,第五天古人神智混沌,总重复两个字:“爆炸,爆炸。”人们开始惊慌失措,提心吊胆,恐惧着古人再说出其他什么来。

  第六天,古人安祥辞世,享年二千零八岁。全球人举行盛大丧礼,飞碟鸣笛,潜艇呜咽,人们臂缠黑纱,痛哭失声!全球除六岁以下儿童勉强进食,其他人不吃不喝痛哀三天!

  七

  牛玉仁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研究古人使用的电脑和手机,因为现在的电流、电压都与过去不匹配,通过调整可以变换过来。电脑、手机内存流量不匹配,这是难题,这些电脑、手机的内存流量卡太小,最大的才8G,而现在使用的内存流量至少是1000YN(意念),1YN相当于1000G,现在的意念流量可以实现与外星人轻松通话,与古代的电脑、手机流量很难转换匹配。

  玛丽娅对牛玉仁的实验室很熟悉了,导游回来就去找牛玉仁。她没像以前那样先和牛玉仁打招呼,直接进到实验室从后面抱住牛玉仁失声痛哭!

  抽搐的胸部揉搓的牛玉仁酥酥然兴奋起来,他转过身抱住玛丽娅亲吻,玛丽娅没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地接应,而是一本正经的说:“别闹了,我爸爸说撞向地球的小行星轨道很难改变,只有通过激光炮轰了,那样造成的碎片可能击中地球,如果激光炮轰失败,人类将面临死亡威胁!”

  “啊!这么严重啊。不过不怕,我们可以躲进千米深的地下掩体里。”牛仁说完刚要抱起玛丽娅向实验室的卧室走,影像手帕提示有人对话,他急忙打开手帕,是欧香菲!

  “告诉你好消息,我提前半个月毕业了,我和妈妈用10天时间处理完这里的业务,就去你部落啊!”

  “你终于毕业了,那我可以告诉你了,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位女友,长得和你一样,你们像双胞胎。”

  欧香菲故作埋怨的说:“怨不得这段时间给我联系没有那么热切了,原来你有所寄托啊!好了,别解释,等我回去见见这个不是亲姊妹的姐姐。”

  玛丽娅开心的笑着插话:“香菲妹妹,你飞来时当心,最近有小行星撞击地球。我们等你。”

  小行星撞击地球的传言越来越多,有的说地球核运动过速可能爆炸,有的说几个行星可能同时撞击地球,有的说在撞击地球的那一刻,把圆蓬升起来就没事了。

  传言似纷纷扬扬的雪花,不断地飘撒。在添枝加叶中被好事的人创作、演变着,有人热衷于这种骇人听闻的刺激言论,恣意调动着身边人的听觉,以显示自己八面玲珑,学识广博。智者自然不去传播,但也没去阻挡,任凭它自生自灭,因为地球爆炸的谣言是断不能成为现实的。

  六月六日,欧香菲影像告诉牛玉仁,她和妈妈三天后就可到来。晚上,牛玉仁摸着胸前的麒麟玉佩,又把玛丽娅胸前的麒麟玉佩拿出来对照,真的是一模一样啊。麒麟玉佩的秘密也许三天后三个人见面就可解开了。

  六月八日,全球正式预报:小行星运动轨道无法改变,最近两天将撞击地球,请大家不要惊慌,届时将用激光炮轰击,大家只需躲到地下掩体即可。

  牛玉仁马上给欧香菲发去“意念”,提醒她待行星撞击地球的灾难过去再回来。欧香菲固执的回答:“三年前也这样预告过,后来什么也没发生。这次有激光炮轰,没事的。我行程定下了。”

  第二天,妈妈英华给牛玉仁急促的来了影像说:“行星即将撞击地球,你爸爸正和同事用激光炮瞄准,你们赶快到地下掩体躲避。”牛玉仁刚要去通知考古公司,全球影像和部落影像通知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和牛玉仁妈妈说法一样的通知。

  牛玉仁想起欧香菲和妈妈的飞碟此时可能起飞,他马上打开影像手帕告诉欧香菲:“快降落飞碟,躲避行星碎片!”

  “我和妈妈正操纵飞碟降落,现在天空一片黄茫茫的很吓人,我害怕。”

  在地下掩体,玛丽娅紧紧抱着牛玉仁祈祷着欧香菲母女平安,牛玉仁恍惚着,急躁的站起来甩开玛丽娅欲冲出掩体。突然感觉心口一阵绞痛,低头一看,麒麟玉佩碎了,碎玉迸进胸口,献血流出来。紧接着影像信号中断,掩体窗口显示外面电闪雷鸣,地动山摇,天昏地暗,像末日来临一般。

  漫长的十秒过后,地球恢复了平静。

  牛玉仁有股不详预感,他顾不得伤痛急忙打开影像手帕定位欧香菲影像回放:一只降落的飞碟在闪光过后歪歪扭扭的被击中,快接近地面时爆炸!牛玉仁的心碎了,“欧香菲!欧香菲!你要好好活着,我们约好今天见的!欧—香—菲!”牛玉仁发疯似的在传输带上奔跑,跑到掩体洞口时摔倒,被洞壁撞得头破血流,像面条般软绵绵的不省人事。玛丽娅抱着牛玉仁痛哭流涕的呼喊着,喊声在洞内回荡,让所有人心痛不已!

  地球终于保住了,只是少量行星碎片迸溅到地球表面,造成部分损

#p#副标题#e#

  失。

  八

  牛玉仁躺在病床上,玛丽娅静心伺候着,和他说着安慰话语。牛力和英华走到病床前,两个人都没觉察。

  看到这温馨的情景,牛力握着妻子的手开心的说:“我们的玛丽娅怎么知道在这里照顾弟弟啊!”牛玉仁和玛丽娅从悲痛中抬起头,愣了几秒,几乎同时喊:“爸爸!”牛玉仁后面又加了句“妈妈!”牛力和英华站在病床边抚摸着儿子:“我们知道了,欧香菲和妈妈在这次行星撞击中遇难,也很悲痛。”说着四个人又痛哭流涕。

  回到家,牛玉仁从胸口掏出欧香菲的麒麟玉佩对爸爸说:“这是我离校时欧香菲托我暂时保存的。想不到永远还不了她了。”牛力沉思了会儿说:“玛丽娅也有麒麟玉佩吧。”“你怎么知道?”玛丽娅和牛玉仁迷惑了,几乎同时问道。

  牛玉仁和玛丽娅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爸爸,期待爸爸快点揭开谜底。牛力陷入深深回忆里——

  “我和欧香菲的妈妈欧爱妮是在亚洲宇宙大学毕业的,我们同班也是一对形影不离的恋人,毕业后她回欧洲工作。我留在亚洲工作。”

  牛力说着抬眼看了看爱人英华,英华并不计较,以眼神示意他继续说。牛力清了清嗓子说:“二十年前在欧洲开宇宙科学研讨会,我和欧爱妮住在一起偷吃了禁果。欧爱妮一年后生下一个女孩,我高兴的请琢玉师雕琢了两块一模一样的麒麟玉佩,给她们母女戴上。由于没履行结婚手续,我把女儿托已结婚的同事抚养。”牛力抿了口机器人送来的茶,显然思绪在过去的时光里徘徊着。

  “后来怎么样了?”玛丽娅和牛玉仁听着爸爸情节曲折的故事,急切的想知道结局。

  “欧爱妮回到欧洲后,她的妈妈固执的留她在欧洲工作并在当地部落找了对象结婚。后来也生了个女孩取名欧香菲。欧爱妮的老公六年前在去水星的途中因意外事故殉职。我在火星研究中与英华相识并结婚生下牛玉仁。我和欧爱妮生下托同事抚养的女孩就是玛丽娅,牛玉仁和玛丽娅是一父两母的亲姐弟啊。这些事怕影响你们学习没告诉过你们。”

  听完爸爸的讲述,玛丽娅和牛玉仁几乎精神崩溃,满含期待的眼神里溢出无奈的尴尬。英华只顾高兴没看两个孩子痛苦的表情:“我有儿子,现在女儿也飞来了,好幸福哦!”

  玛丽娅和牛玉仁臊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紫一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不再出来。玛丽娅哭着跑出圆蓬,在庄园无目的的狂奔,牛玉仁失声大哭!

  英华和牛力以为孩子还在为欧香菲和她妈妈的离世伤心,安慰了几句就安排机器人做饭去了。

  牛力和英华去抚养玛丽娅的同事家答谢,并履行了当初抚养费承诺。玛丽娅搬到早已熟悉的自家圆蓬居住了。她和牛玉仁经过爸爸牛力的晴天霹雳爆料后,从发狂中冷静下来,从容面对着现实。两个人现在要从甜蜜恩爱的恋人转变到亲情相依相互依赖的姐弟,转变中很痛苦,很挖心!他们不再躲闪,而是勇敢的面对,以姐弟的角色从内心称呼着对方,关爱着对方。

  牛力和英华每天脸上挂着笑,他们从火星回来需要修养一年,可以尽情的享受儿女绕膝的欢乐!

  九

  牛玉仁的考古公司要揭开古人电脑里的秘密了,他们在电流、电压匹配上已经调试到了古人的电脑要求。下一步是内存流量处理,牛仁通过半个月研究控制“意念卡”高速大流量,基本达到了古人所使用的G卡流量了。

  实验室里,在助手杨天和吕海的配合下,牛玉仁小心翼翼的把意念流量接到古电脑上,小心谨慎的按启动键把电脑打开了!牛玉仁和同事兴奋的喊:“成功了,古人的办公文件可以解开了。”同事们都围拢过来,牛玉仁熟练地敲着键盘,古电脑屏幕显示出菜单,点击文件进入,古电脑哗的闪出一道强光,接着一声巨响,失去控制的YN卡超高流量像核聚变般电脑瞬间粉碎!牛玉仁和同事杨天、吕海倒在血泊中,其他人受轻伤。

  牛力、英华、玛丽娅赶到医院时,牛玉仁已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撕心裂肺的哭声震撼着蓝天、白云……

  尾声

  牛玉良和同事从水星宇宙作物研究所准备回地球休假,他们将带回来很多长寿作物,他们还特别研发了一种能使人起死回生的作物,这种作物需要在地球上转化两年后才能食用……牛力、英华和玛丽娅欢快的在飞碟场迎接牛玉良归来。

  完成于2015年4月8日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